Post Jobs

《诗刊》2018年8月号下半月刊|卜寸丹:用谷物将我喂养的娘,我不愿她走远

图片 1

图片 1

《天边的月亮》

无题

         当我装满行囊离开故乡,我的余生就再也没有北方。

羊群沉默

     
茫茫的远山隔着几条炊烟,在这个秋天的早日雾气朦胧,隐约可以看到秋风中摇曳着的白杨和村庄那排低矮的房子,此刻,我知道秋越来越凉,大雁该往南方去了。此时的日子像极了南华山深处自流而出的泉水,慢慢地流淌,这遥远荒凉的暗示唤起了我内心深处一种迷蒙的感受。

草原沉默

     
在我的记忆里村子里的那条路从来没有直过,也正因为它的弯曲而在我的记忆里更加深刻。二十年前母亲送父亲离开故乡,从此路变得没有尽头,二十年后那个故事里的主人公变成了我,当我走出村口,我便知道,我将从此脱离母体,像一朵高原上流浪的蒲公英飘向远方,自此与故乡天各一方。

高天之上,苍鹰沉默

     
这个季节仿佛是用来怀念过去的,怀念一切的人、事、物。没有开始的故事和将要结束的岁月,记忆深处有儿时秋天的田野,那个时候我迷上了酒,在原野里喝着秋天的酒,望着开向南方的车子,我知道一切都不会太久。印象里有熟的像羊皮一样的土地,还有那些鸣叫的虫子,我常在曾祖母的坟头玩耍,在土地里洗澡,化为夕阳的影子,奔跑在天边,装满一铁盒的蚂蚱,在月光下听着它们“嗒嗒”的响声。看着羊群在原野里啃着那些埋在土地里的草根。黄昏里点起一堆篝火,看着它燃烧成灰烬,待它燃尽我却已不再年少,我那永远多变的世界,拥有只为了再离别,就像那天边的夕阳如血不停的燃烧又熄灭。

牧羊人举起鞭子

     
走过不同的街道,看着流水的风景,却依然难以忘记故乡的河,梦中那条河变得更加清晰,很多年里每个秋天我都会陪着母亲洗那些装在木车里的嫩绿的白菜,望着远去的流水,似乎诉不尽着人世的忧愁。我对那条北方的河感情深重,对那儿的空气水土和人民风俗,对那个苍茫淳朴的世界一往情深,当我踏上远去的古道,那些鲜活的记忆一一隐去,时间苍老,一切都冷落在这个如烟的清秋。

“走吧,我的最后的羊”

   
 城市的高楼有多少浪子的伤口,我生来忧伤,可是你让我坚强。心像被风吹散的蝴蝶,无依无靠,我走遍这个城市的角落,眼睛里挤满了时间的刻痕,却唯独不见母亲的脸庞。沉默像落日的余晖,淡淡的忧伤,染红了天边的云彩。月光撕开了黑夜,哭了愿望,眼泪装满了我的胸膛。

“走吧,你喜欢了你喜欢的部分,

     
萧索与离别成为这个季节的主题,看着远行的火车我已忘了多少次默然转身,多少次黯然离别,多少次含泪不语。脑海里只有母亲忙碌在饭桌前的身影,我怀念秋天,或许在那些枯草和落叶的背后也藏着母亲的味道吧。我不知道童年时候从我手里飞走的母亲折的纸飞机,什么时候再回到我手里。总以为一辈子很长,却忽略了生命中那些值得铭刻的时光。那个时候读书总有母亲相伴,秋日的黄昏,那阳光从母亲串的竹帘子里面筛进来,风吹着帘子,地板上一条条金黄色老虎纹似的日影,便晃晃悠悠得,晃的人眼花,在那些短暂的时光里母亲教我认识这个世界,她一辈子没读多少书,却懂得人世最朴素的道理,拿着真诚与善良勇敢的生活,繁华落尽终究是平淡,生活的美不在于绚丽,而在于平和,我懂她的世界。那一种光明、简单、敦厚与宁静的境界,在现实的生活里大约就是要修养出一种善意的豁达与宽容来吧!

那部分早已成为你的”

     
在这个寂静的秋夜,一切都已熟睡,我写下宁静祥和与美。旧时光的屋檐里永远住着一个人,那就是母亲,她拾起我的青春年华里的时光,做成我过冬的衣裳,我祈求年轮从我身上流过,对母亲手下留情,如果可以,我会用最美的画框,装起二十年后母亲的模样。

沸腾的生活沉默着

     
喧闹的城市再也听不到故乡的邦克声,朋友说“柔软的地方总会发生柔软的故事,可是你不要像我一样,把浮躁的生活当成成长”。我也很久没有拿起手机拨通那根连接着我和母亲的长线。我望着天边的月亮思绪万千,同样的距离,却又那般不同,展望是那么漫长,回忆时却又如此短暂。生活大概是要留下一些兜兜转转的风景,似乎一切都在顺其自然的发生,我的悲伤来不及出发,就已经到站下车。

就像母亲衣服上绣着的花朵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笼起一片云烟,股股脱脱,如同坠入梦境,晚云飘过之后,田野上烟消雾散,水一样的清光,冲洗着柔和的秋夜。

疯狂的肉身

     
这个夜里我同母亲在不同的地方望着天边的那轮圆月,那里有我的身影,也有母亲的影子,我没有睡去,母亲也没有睡去,月光静的像一片海,我化为一朵蒲公英,在月亮上起舞。都市的霓虹没有停息,乡村优雅的虫儿演奏着秋日的乐曲,我倒在母亲的怀里安静的睡去,月光像浅蓝色的纱幕一样缠在她的手臂上。

神抹去了最后的底线。我的家园在哪里?

   
 时光总会偷偷溜走,回头早已匆匆数年,离别虽半步,却已天涯,天之大,母亲,有你的地方才是家,而我不想做一个流浪的孩子,这月夜的夜空如此明亮,您可听到一个忧郁的孩子的唱。

玫瑰的爱人被谁劫掠?

     
他乡不再有明月,时光总会变成洪荒,雁归有时,潮来有汛,惟独明月不再升起。母亲,月亮的母亲等着它回家呢,你是否也在等我回家呢?

我写下碑文,就是铭刻仇恨

用谷物将我喂养的娘,我不愿她走远。

牛羊,禽鸟,林野之兽

什么时候,我们已走到这终极之地?

“抱紧我吧!我的蓝色爱人”

我们终是自己点燃自己,自己复活自己

我们命该如此

徒拥疯狂、自由的肉身

金枝

他揭去她的纸面具,“你是我的诗篇”

他拥她入怀,“你是我寂静的月色”

他像魔术师一样变着戏法。绝处逢生

“呵,爱人!”她将纸面具戴到他脸上

她缠绕着他,像一条青藤

“我在你怀中歌唱,也在你怀中安息”

黑暗淹没了房间

她用气血供养的一小朵玫瑰的刺青

像影子一样清晰而又模糊

月食日

男孩将天文望远镜架到晒台上

雪还没有融化,清冷的空气包裹着他

他在夜色里忙碌,装电池,调角度

“阴影并不真实,光明也是”

长天寥廓,血月当空

男孩手捧经书,迷途而知返

“谁能明了所有的秘密”

“所有的幻象正结出现实之正果”

我们将美酒埋在后山的桔园

端阳回老家,父亲与弟弟在后山挖出埋藏的美酒

父亲与我们把盏,谈论桑麻、农事,变幻不定的气候

就是不说十数年里独自一人生活的孤凉

“这酒真好,有十五六年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