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阿富汗珍宝里的“东方秘密”

图片 7

图片 1

跨越5000年文明的阿富汗

观众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参观阿富汗国家宝藏展上展出的“赫尔墨斯方形石柱”。新华社发

自古便是多种文化的交汇地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的面具型喷水口造型源自古希腊喜剧演出的假面具。本报记者
吴潇怡摄/光明图片

阿富汗不仅拥有高度发达的青铜时代文明

“‘器服物佩’是我们了解历史的关键,也是考古的切入点。”5月19日11时,清华艺术博物馆志愿讲解员雷雪飞在展厅入口处为观众们解读展览主题。这是“器服物佩好无疆——东西文明交汇的阿富汗国家宝藏”展中每天都在上演的一幕。230余件阿富汗珍宝,从2019年4月18日起至6月23日,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吸引了大批参观者。

还通过青金石贸易

展览的主题“器服物佩好无疆”取自中国古代典籍《穆天子传》。展出珍宝按四个出土地点划分单元,分别展示了阿富汗在青铜时代、希腊化时期、月氏人入侵至贵霜王朝建立之前、贵霜王朝四个历史时期的珍贵文化遗产。

与两河流域文明、古埃及文明建立了联系

从“器”“服”“物”“佩”四种类型的阿富汗珍宝中,参观者可以看到亚洲各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交流与融合,看到这里如何逐渐成为东西方文明交会的十字路口。

留下了灿烂辉煌的遗迹

阿伊哈努姆古城遗址是塞琉古王朝建立的一座城池,展览中这个古城出土的珍宝有非常明显的希腊化特征——“神庙、竞技场、神话人物、剧院”,雷雪飞用几个名词向观众解释了希腊化城市的重要标志。在阿伊哈努姆古城遗址的复原图中,可以清晰看到这些元素。从阿伊哈努姆古城出土的希腊化文物十分丰富,包括希腊人物和神像雕刻、太阳神阿波罗神像、鎏金银盘、大夏和印度古钱,甚至还有亚历山大的老师亚里士多德的希腊哲学手稿。

近日,由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阿富汗信息文化部共同主办,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阿富汗国家博物馆、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共同承办的“器服物佩好无疆——东西文明交汇的阿富汗国家宝藏”展览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

“在看展览介绍的时候,我对这批文物的造型、形制、色彩都比较感兴趣。”清华建筑研究院的工作人员王雨桐,在观展前就已经做了一些功课,但还是为这批珍宝的丰富感到震撼:“来之前确实对阿富汗知之甚少,没有想到希腊文化在阿富汗的珍宝里有这么多体现,更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么多中国文化的元素。”

图片 2

正如王雨桐所观察到的那样,从展出的不少文物中都能看出华夏文明与亚洲各大古文明以及欧洲文明之间的交流互鉴。展览第三单元的主题蒂拉丘地遗址由6个墓葬组成,其中3号墓出土文物中有来自罗马的金币、古安息国的银币、中国西汉时期的铜镜等非阿富汗地区的物品。“这个‘金鞋垫’为靴底饰,是墓主过世后贴在墓主脚底下的。”雷雪飞指着3号墓出土的展示文物向观众介绍说,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出土的银质靴底饰和甘肃天水张家川马家塬墓地出土的文物均与其类似,而在俄罗斯阿尔泰地区和韩国庆州地区也有类似物品出土。

巴克特里亚式阿芙洛狄忒像 “蒂拉丘地”6号墓出土 公元25年-50年

在蒂拉丘地4号墓出土的文物中,有一对金色条状的豹纹扣饰。豹纹中豹子的上半身栩栩如生,而下半身却隐在云雾中。“这种下半身隐于云雾中的意象,在那个时期的西方和阿富汗地区都是没有的,只在中国的江苏地区出现过。”据雷雪飞介绍,在江苏扬州西汉墓出土的漆器中有云气化的豹纹图像,而在江苏仪征烟袋山汉墓出土的云龙纹漆笥盖线描图则有云气化的龙纹图像。在蒂拉丘地4号墓还出土了一枚充满中国元素的靴扣。靴扣上的图案为一个梳着发髻的人物,其背后则是一棵竹子。“在阿富汗地区,人们很少梳发髻,而在靴扣背面,其纹路是通过‘失蜡—失织’工艺做出来的,这种工艺只有中国才有。”雷雪飞说。

本次展览呈现了230余件阿富汗珍宝,依据“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贝格拉姆”四座遗址分为相应四个单元,分别展示了“青铜时代”“希腊化时期”“月氏人入侵至贵霜王朝建立之前”“贵霜王朝”四个历史时期的文化遗迹。此外,附属单元“阿富汗考古与艺术文献展”以大量的文献和图片,梳理了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建国以来的考古成果及艺术史脉络。

“展览里最吸引我的就是这些中国元素。”在科技公司工作的市民王启荣说,观看展览,他对亚洲各文明之间的交流有了更具体的认识。

展览主题“器服物佩好无疆”

据记者了解,为了避免这批珍贵的文物流失、被毁,自2006年10月起,法国、意大利、荷兰、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等国家的20多家博物馆先后巡回展出了这批珍宝。2017年3月,这批珍宝开始在中国巡展,持续至今已有两年多,在清华展出后,展品还将按计划继续前往南京展览。尽管因为战乱,出土这些珍宝的阿伊哈努姆遗址地表遗存已几乎消失殆尽,贝格拉姆古城也已毁于一旦,然而,守护人类文化遗产的决心,超越了民族和文明的差异,将各国致力于文博、文保工作的人们连接在一起。这些珍宝也吸引着成千上万的观众前来观展,近距离了解这段古今东西文明交流互鉴史的动人故事。

来自《穆天子传》,

在这部中国古代典籍里不仅描写了

周穆王西巡时见到西王母的情景,

也描写了他在目睹了

西方人华丽精美的穿戴之后

用“器服物佩好无疆”的语句来赞扬。

作为世界文明的十字路口,阿富汗文明吸引了各国的眼球,十多年间,这批珍宝已巡展多国。据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杜鹏飞介绍,在筹备展览时,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曾经下决心对其学术内涵做系统的整理和补充,除了对应好文物本身完整的信息外,策展团队还特别梳理出阿富汗文明和同时代其他地域文明的关系,并通过从世界各大博物馆或出版物中搜集的700余幅图片、考古报告作为辅助性说明补充在展墙上呈现。

四个单元反映了四个时期的文化特征。

图片 3

公牛纹碗残件 “法罗尔丘地”遗址出土 公元前2200年-前1900年

“法罗尔丘地”遗址时期为公元前22世纪至公元前19世纪的文明。尽管该遗址出土的器物有很多残件,但都十分精美。从金银器的残片来看,1号杯中的凸字纹是中亚早期文明中常见的纹饰,而4号杯上的胡须公牛形象作为两河流域象征神性的动物,显然来自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这也印证了早在4000年前,阿富汗地区文明归属为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余脉。

图片 4

科林斯式柱头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 公元前145年以前

“阿伊哈努姆”遗址反映的是公元前4世纪末到公元前2世纪初的文明。在这座被称为“拥有希腊化城市的所有标志”的古城遗迹中发现了大型竞技场,刻有希腊人对赫尔墨斯和赫拉克勒斯奉献铭文的柱子;随处散落的希腊式棕叶形或双翼状瓦檐,以及具有希腊三种柱头(多克利、爱奥尼亚、科林斯)的柱廊庭院。从本次展出的“重器”科林斯式柱头中可以判断原建筑的宏大规模,虽然不能和希腊神庙相媲美,但也已足够震撼。另有一件发现于竞技场北部柱廊中心壁龛中的赫尔密斯造像,圆雕工艺非常精彩。“阿伊哈努姆”遗址很鲜明地反映出希腊文化对阿富汗地区的影响,考古界称其为希腊巴克特里亚文明的组成部分。

图片 5

王冠 “蒂拉丘地”6号墓出土 公元25年-50年

“蒂拉丘地”遗址时期为公元25年到公元50年,虽然时间较短,但该遗址发现的6座月氏人墓葬却很有特点。在6座墓葬中,5座为女性墓主,1座为男性墓主,其中出土了大量精美的服装配饰物,包括金冠、步摇、扣饰、脚镯等。步摇与王冠最吸引人,在第4号墓中,男性墓主佩戴的步摇分为两截,下部是造型生动的大角公羊,上部为树冠状的步摇,步摇为纯金打造,沉重的分量也象征着墓主的尊贵地位。此外,第6号墓出土的王冠美轮美奂,由5支可以拆卸的独立树状步摇和1个金环拼合而成,代表了当时金属加工的工艺水平。这些器物不仅是墓主人尊贵身份的象征,也是“器服物佩好无疆”的最好印证。

图片 6

彩绘高足杯 “贝格拉姆”第10室出土 公元1世纪

“贝格拉姆”遗址作为四座遗址中最新发掘的部分,反映的是贵霜王朝统治时期的文明。贵霜王朝作为月氏人的分支,在公元1世纪至公元2世纪之间强大崛起。这时期社会开放,注重商业,来自东西方的货物都会在该地区交易。展览中可以见到来自印度的象牙圆雕和象牙浮雕饰板,还有古波斯传来的琉璃制品,它们的精工细作也能反映出贵霜时期贸易的繁华。

图片 7

靴扣 “蒂拉丘地”4号墓出土 公元25年-50年

强调中国文化与古代阿富汗文化的关联是本次展览的一大重点。据策展人谈晟广介绍,从展出的器物中,可以直观看到西方文化影响,而东方的元素则多为“隐藏式”,挖掘出它们便是策展中最重要的部分。以“蒂拉丘地”6号墓出土的王冠为例,如果深入挖掘这件精美王冠背后的文化内涵,就会发现很多的中国元素:比如从王冠拆分下来的5支步摇,独中间的1支与其他的4支不同,这种对称结构和中国统治者的信仰有关联;而该步摇中心位置的“反旋状涡纹”是非常典型的中国纹饰,象征星星的运转轨迹。另有出土于“蒂拉丘地”4号墓的靴扣,其正面为镶嵌绿松石的精美扣子,观其背面就能发现很多布织纹痕迹,这便是战国时期的“施织”工艺。此外在《汉书》《大唐西域记》等文献里也能看到有关贵霜王朝的文字记载。而在贝格拉姆遗址中也出土过中国的漆器,它们现珍藏于法国的集美博物馆。至于西王母的由来和佛教里力士的形象演变,都可以在展览中寻找到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