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祖国

半个多世纪前,罗布泊戈壁深处的东方巨响,让世界为之震惊。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群在艰苦的科研、生活环境中,为新中国创造坚强军事后盾的英雄们的面貌。近期,新中国首批核工业人的故事集中闪耀,为观众带来感动,亦丰满了荧屏的英雄叙事。

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档热播的《激情的岁月》,是首部以年轻科研和保障人员为主角的“两弹一星”题材电视剧。该剧以扎实过硬的故事情节、对历史的精准还原、深沉感人的家国情怀,引发了观众的热烈反响,为献礼剧的年轻化表达提出了创新思路。

国内首部以年轻科学家为主角的“两弹一星”题材电视剧《激情的岁月》正在央视一套播出,剧集开播当晚便收视率破1,登顶同时段收视率冠军。前不久,以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221厂为叙事基点,讲述中国原子弹、氢弹研发史的纪录片《代号221》刚刚结束首轮播放,同样收获不小的网络反响。

在《激情的岁月》之前,国内已经出现过多部以“两弹一星”为背景的电视剧,如何在同题作文中写出差异化和新鲜感?如何让艰涩难懂的“高冷”核物理接上地气?《激情的岁月》此次巧妙地选择了以年轻科研和保障人员群体为主人公的群像塑造,以平视的角度还原中国核工业激情燃烧的岁月,吸引了许多年轻观众。

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是什么样的热血与信仰,让这批无名英雄,放弃相对完善的科研环境、优渥的生活乃至在学界扬名的机会,毅然投入前途未卜的绝密征程?在祖国繁荣富强的当下,回望这批新中国最早的核工业人于戈壁深处谱写的奉献之歌,更令人心潮澎湃。

一开篇,剧集就以情节的快速推进,迅速确立起了王怀民、钟培林、陶志纲、杨佳蓉等诸多角色的鲜明性格和人物形象。留美、留苏中国专家的辗转归国路,与特务斗智斗勇的悬念设置,父女情、夫妻情、学友情的细腻描绘,奠定了《激情的岁月》以事件突出人物,以人物传递情感的叙事方式。尽管故事在人物设定上选择虚构,但“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却有祖国”“我愿以身许国”等熟悉又振聋发聩的台词,足以让观众们回忆起邓稼先、钱三强、王淦昌、郭永怀等中国核事业的先驱们,更印证了“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这句沉甸甸的誓言。

展现科研奇迹背后的赤子之心

事实上,有血有肉的群像塑造正是《激情的岁月》一大亮点,王怀民、钟培林、黄凯华、彭雄飞、钟心等中青年科研人员虽然都是科学家,性格却各异,王怀民“无用的生活上的交流可以省略,把时间用于学术研究”的“科学怪人”形象贡献了不少笑点,“土生土长的天才”彭雄飞、“怼天怼地的手磨咖啡爱好者”的钟心、“痴迷科研老顽童”钟培林,都打破了观众对科学家们严肃刻板的固有印象;同时,以陶志纲、成格勒、杨佳蓉、李彩兰等为代表的保障人员、技术人员同样分量吃重。他们与科学家们的相互影响,更完整地展现了人物的成长。

1955年,国际局势风云变幻,新中国的建设迫在眉睫,一批身处他乡的中国知识分子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辗转踏上报国之路。《激情的岁月》便从这一关键历史时刻“起笔”,勾勒出这些爱国科研人员群像。正是这群一心报国的中国科研者,支撑起了新中国早期的核物理研究。他们在外国援建专家团撤离之际,开启了中国原子弹的自主研发之路,熬过三年自然灾害的艰苦岁月,最终在罗布泊核试验基地完成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试爆。

从最初一穷二白,到如今挺直腰杆,中国核工业取得的辉煌成就离不开老一辈创业者扎根荒漠、隐姓埋名、以身许国的牺牲奉献。为了还原当年戈壁滩里艰苦的生活环境,《激情的岁月》的主创团队也大胆深入荒无人烟的“绝境”,全剧在嘉峪关附近的戈壁和沙漠中拍摄,在3个月的拍摄期内,数十次的大风预警、沙尘暴肆虐以及各种恶劣天气,都让剧组对剧情感同身受,实现了人戏合一。而在场景选取、布景搭建、服化道设计上的精益求精,也营造出较为精准的年代感。陶志纲磨损的旧军装,女演员近乎素颜的质朴妆容,因缺水、缺粮、日晒导致的高原红等“戈壁妆”,都成为观众津津乐道的细节看点。

作品通过科研人员的毅然归国,完成了对其赤诚内心世界的首度挖掘。“梁园虽好,非久居之地”,在海外颇有建树的钟培林教授,用华罗庚的归国宣言,作为与海外同事的临别致辞。面对外国学者的质疑,他坚定回应:“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面对亲人,钟培林道出归国科研人员更为深远的家国之思:如果我们没有祖国,我们连名字都不会有。祖国的强大,是无数的零前面的那个一,离开了这个基础,什么都是一纸空谈。

高站位、深挖掘也是《激情的岁月》的一大突破。在科研线索、人物成长线索之外,剧集并未忽略国际国内重大历史事件的广阔背景。从北京到西部,从理论到试验,从筹备到爆炸成功,从原子弹到氢弹,从核武器到民用核电站的发展,《激情的岁月》堪称一部戏剧版的中国核工业奋斗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