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陈力:用青年人喜欢的方式解读红色DNA

图片 1

图片 1

《古田军号》剧照 百度图片

导演陈力

坐落于苍山绿水之中的闽西土楼,红红火火的板凳龙盘旋往复,众乡亲身穿节日盛装,品佳肴美酒,笑语喧哗。这其中有一位舞龙的小伙子,想起了他103岁的爷爷——当年的红军小号手,给他讲过的有关1929年舞龙迎接红军、有关“古田会议”、有关朱德、毛泽东、陈毅、刘安恭、林彪等的故事。

采访八一电影制片厂女导演陈力的整个过程,就听着她东北大妞嘎嘣脆的普通话,再加上不少“哎呦喂”和“嗨”的叹词,豪爽、干练、大大咧咧。她执导的《古田军号》是唯一一部荣获“五个一工程”特别奖的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影片,8月1日已上映。面对即将组团上映的商业主旋律电影们,她笑说,《古田军号》是先来暖场的,“之前出品方也曾动过改一个更迎合当下的片名,但我很倔也很霸气地拒绝了,都是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厚礼,从历史上说我们肯定是厚重,古田会议距今已90年。”

目前,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荣获“五个一工程”特别奖,其独特的现代视角和“年轻化”的探讨,得到有关部门及观众的认可。本报记者因此专门采访了该片导演陈力。

是献礼片中的一个历史深厚的礼物

细节表现见历史

记者:作为献礼片的第一部率先上映,作为导演,你有啥感受?

在20余年的导演生涯里,陈力拍摄过大量革命历史题材影视作品。8年前接触到《古田军号》这个题材,就觉得这部片子难拍,但她一直没有放弃。“我喜欢挑战,不好拍的我才更要试试。”她说。其实编剧执导这部影片,还是因为喜欢这个题材,“想让今天的青年人记住那些值得记住的历史”。

陈力:我们是来暖场的。其实当时很多人让我改片名,说你这个片子好,吸引青年人,但能不能改个商业性很强的片名啊。哎呀呀,当时很多电话来跟我商量这事,但我在这个分歧上很霸气。我后来表态说,我不能随波逐流,我看重的是古田会议这段历史。如果改名,我就不署名了。

电影首尾都出现了舞龙场面,陈力是想用今天和昨天对望的形式,“使今天的幸福生活和昨天的峥嵘岁月形成对比,让观众油然而生珍惜感。”

今年的献礼片基本上是商业模式,但我不担忧,很正常,大家一块儿献礼,但从历史上来说我们是厚重的。今年是古田会议90周年,《古田会议》作为第一部献礼片先冲出来,我们挺自豪的,不会考虑别的。

影片中有着丰富而新颖的细节,为了挖掘素材,陈力几乎走遍了闽西,进行了大量的采访和采风。当时红四军从井冈山下来,在闽西待了9个月,做了许许多多多的事,比如换新军装、造纸、办学校,在影片中都有所体现。影片正面回答了为什么要开古田会议等问题,真实再现了那段历史。比如用了不少篇幅来写整兵,写朱德对旧军阀“走州过府大吃大喝”恶习的雷霆之怒,写整兵时朱毛的分歧。戏里有争吵,但大家的目的和信仰是共同的,细节的取舍和表现的分寸尤见匠心。

记者:如今主旋律电影们都燃、热血,你觉得《古田会议》燃和热血吗?

“红色男团”出大彩

陈力:当然啊。不过我们没用特效,所有的场景都是真实的,包括古田会议会址、毛泽东、朱德、陈毅住的房子。影片中用的军号是古田纪念馆的真正文物,是号手原型捐赠的。我们是另一种热血和燃。“古田会议永放光芒”,靠的是精神,燃在心里。

陈力把片中的红军青年领袖群体,用时下最时髦的词称为“红色男团”。路演中,青年观众也对主要角色用了“锁定了朱毛这组CP”的表述,称赞饰演朱德的王志飞、饰演毛泽东的王仁君演得特别好。年轻观众也特别喜欢影片中刘智扬饰演的陈毅。张一山此次饰演了军人气质十足的林彪。饰演刘安恭的胡兵,把一个特别容易脸谱化的人物演得很动人。

对红色题材有使命担当感

这次的领袖人物群体,个个很生动,也很有个性。陈力说,这是因为他们大多数当时都比较年轻,更容易表现他们的不同性格特点。“其实拍电影就是拍人物关系,你把人物刻画鲜活了,青年观众就跟着你的故事走。”陈力说,在挑选演员时,她立足必须都是新面孔,既要靠近历史人物的形象,又要养眼、帅,而且表演有实力,“只有这样才能把红色历史题材的电影放进当下的电影市场。”
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能遇到这样一个演员群体,特别团结敬业,在影片的拍摄过程中,他们也经历了共同成长。

记者:为什么会接《古田军号》这部红色电影?

往生活这个方向拉

陈力:那是2011年,我在福建拍《爱在廊桥》时接到的邀约。其实我年轻时就开始拍毛泽东,后来三两年就拍一部,近期更频繁,简直成“专业户”了。我对古田会议这段历史深有感触,它很重要。当时一激动我就答应了。1929年12月28日,红军第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村召开,史称“古田会议”。这是我党我军历史上一次极为重要的会议,也是人民军队建设发展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里程碑。

“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愿意自己走进影院看革命历史题材影视了。他们特别爱国,喜欢历史。”陈力说。她拍片特别考虑影片的受众面,注重采取适应当下青年人审美的艺术表达,还曾经在年轻人中专门做过调查,“把握住这段历史以后,我就把它当成一部艺术片来拍。”

后来冷静下来我发现其实它很难拍。不过现在一点也不后悔。当时我好多朋友说:就一会议,你怎么拍啊?而且之前也有人拍过,大多不声不响的。

陈力通过《古田军号》做的是“往回拉,往生活这个方向拉”的工作。小号手的饰演者是当地的一个小学生,影片中用的号是古田纪念馆的真正文物,是影片的号手原型捐赠的,所有的场景都是真实的,包括古田会议会址、毛泽东、朱德、陈毅住的房子。

其实它的难度不光在会议上,“朱毛”之间的关系如何把握实在太难,前面很多电视剧都回避过去了。我觉得,回避的话不能说明为啥要开古田会议。而且大家都盯着古田会议本身,而我着重于为什么要召开古田会议,真实再现那段历史,比如用了不少篇幅来写整兵,写朱德对旧军阀“走州过府大吃大喝”恶习的雷霆之怒,写整兵时“朱毛”的分歧。戏里有争吵,但大家的目的和信仰是共同的,表现得有分寸。

很多人评价这部影片像一首既雄浑磅礴又细腻深情的诗。影片的配乐不是惯常的交响乐,而是一个苍凉的男声自始至终唱着一首无字的歌。“我们最希望的就是观众能走进影院看看,今天的红色题材影片变了,特别接地气,能打动人。”陈力说。

记者:为这部电影去了多少次闽西?

陈力:虽然2011年至今的这段时间我也拍了《周恩来的四个昼夜》《血战湘江》等电影,但《古田军号》一直没落下。只要有空,我就去闽西,几乎走遍了闽西大地。

其实我也拍过艺术片,但我一直觉得我拍艺术片是为红色题材做准备。怎么这么说呢?因为红色题材作品真的特别难,首先,你要翻阅大量资料,不少资料的表达有时候还不一样,那就要翻更多资料。其次,你还得下生活,不是去纪念馆听讲解员说说,不是开座谈会,是真的要住到老百姓家里,因为他们家都会有一些世代相传的故事和佳话。比如我们就遇到过一个司机,他爷爷的5个兄弟都牺牲了。真的,那边烈士家庭特别多,是真正的红色土壤,你要是对这块很感兴趣,他们就会滔滔不绝地跟你说,特别难得。

说句心里话,进入这片“红色土地”后人的价值观就会越来越往红色上靠。如果说我之前是本能地对红色题材有使命感和担当感,但当我走得更近了,我就觉得我也是他们的一员,他们的先辈也是我的长辈。就是这种感觉,我把这部电影做好了,才能对得起他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