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动物学

一个印度动物园主带着他的家人和动物,搭乘一艘日本货船移居加拿大,不幸海上遇险,货船沉没,后只剩下两个幸存者,一个是园主的16岁的儿子帕特尔,另一个是一只名叫帕克的孟加拉虎,人虎共处于一只小救生艇,在无边的大海上漂流了227天。
这的确是一个奇特的故事。海上生存已是难事,况且还要对付那头老虎。然而,恰恰是这头老虎,成了让帕特尔活下来的救星。
失事之初,帕克的确是帕特尔面临的头等难题。一开始船上剩有四只动物,鬣狗吃了斑马和猩猩,老虎又吃了鬣狗,下一个该轮到帕特尔了。因此,他一心盘算如何杀死老虎。但帕克在饱食之后的表现使他改变了主意。它专注地看着他,发出哼哼声。作为动物园主的儿子耳濡目染的经验使他理解了这种友好的表示,做出了驯服它的决定。驯虎的关键是保证其饮食,这使他有大量事情要做,忙于钓鱼、捕杀海龟、使用海水淡化器等。忙碌使他免于精神崩溃。如果没有帕克,他将独自面对绝望,那是比老虎更可怕的敌人。
可是,不要以为我们看到了一个人兽相爱的浪漫童话,结束的场景无情地粉碎了这个错觉。船终于漂到了大陆,帕克跃到岸上,径直走向丛林,没有看帕特尔一眼。它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丛林。然后,向前走去,永远从帕特尔的生活中消失了。其实,帕克始终是一头猛兽,后仍如此,产生错觉的是我们,还有帕特尔。他哭了,无法理解在经历了漫长的共患难之后,帕克怎么能如此无所谓地离他而去。
故事到此已经结束,但更大的意外在后面。日本人来调查货船失事经过,帕特尔给了另一个版本:沉船之后,幸存者是四个人,除他之外,还有他母亲、一个厨师、一个水手,并没有动物。饥饿驱使厨师杀食了水手和他母亲,既然只有他活下来了,显然他又杀食了厨师。那么,看来动物的故事是他编造出来以掩盖可怕的真相的,其实鬣狗是厨师,斑马是水手,猩猩是他母亲,而老虎就是他自己。
哪一个版本是真的?帕特尔问调查员:“哪一个故事更好?”调查员答:“有动物的故事更好。”帕特尔说:“谢谢。和上帝的意见一致。”这让我不禁想起讲述这个故事的印度老人曾说:“我有一个故事,它能让你相信上帝。”听完了故事,我们相信上帝了吗?在极端残酷的生存斗争中,人成了赤裸裸的动物。可是,上帝不喜欢这样,他把人性的故事给了我们。我们需要这个故事,当然不只是为了掩饰我们的兽性,更是为了对我们的人性怀有信心。

动物学动物学。

“在丛林边上,它停下来了。我肯定它会转身对着我。它会看我。它会耷拉下耳朵。它会咆哮。它会以诸如此类的方式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做一个总结。它没有这么做。它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丛林。然后,理查德·帕克,我忍受折磨时的伴侣,激起我求生意志的可怕猛兽,向前走去,永远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

动物学。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一)

他是做房地产的,在业界也算小有名气。但他沉迷于美色,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妻子为此和他争吵不断,于是,他索性从家里搬了出来,住在酒店里。后来,该市的楼市崩盘,他的公司倒闭,还欠下了一屁股债。他去求妻子,希望她能跟娘家借钱,帮他还债。可是,却被妻子拒之门外。

后来,为了躲债,他只身一人到了云南的一个偏远小镇。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人生地不熟,他找不到事做,成天待在那间二十来平米的租室里。但是很快,他身上就没什么钱了,所以,他开始在周边转悠,希望能尽快找点事做。在他租室附近有一间理发店,店主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他去剪过两次头发,女人挺热心,听说他在找事做,就主动提出帮他留心打听消息。

有一天,他从女人的店前经过,女人叫住了他。女人笑盈盈地告诉他,已经帮他找了事做。原来,女人的一远房亲戚是包工头,她知道他以前是做房地产的,觉得盖房子和房地产应该差不多,就把他引荐给了亲戚。亲戚为人爽快,一口就答应了。

他到工地上班以后,经常到了晚上才回租室。女人看他辛苦,偶尔会做了饭叫他一块吃。慢慢地,小镇上的人开始议论他们。

女人是小镇公认的大龄剩女,之前有谈过几次恋爱,但都无疾而终,所以,她成了小镇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他的出现自然又勾起了人们更大的兴致。

后来,两人真的在一起了。虽然他的工作很辛苦,但能拿到的工钱并不多,很多时候是女人主动拿钱给他花。再后来,他退了租室,搬到女人的店里去住。女人每天做饭洗衣,尽心照顾着他的衣食起居。

一年之后,传出女人怀孕的消息。没过多久,女人的家人开始为他们筹办结婚的事宜。可是直到那天,两人到民政局登记结婚,到了门口,他才告诉女人他之前结过婚。消息马上在小镇上传开了,女人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后来,不知道女人从什么地方找了个陌生男人和她去领了结婚证,但是,婚礼上的新郎却是他。

婚后不久,他们的女儿出生了。他答应女人会尽快回老家和原配妻子离婚,给她和孩子正名。

女儿快一岁的时候,他的原配妻子突然来找他,还带着他们7岁的儿子。妻子说,他欠下的债务她已经跟父亲借钱还清了。她的父亲还答应拿一笔钱出来给他做创业基金。妻子还说,儿子已经慢慢懂事,她不希望因为他们夫妻间的矛盾影响到孩子的成长,所以,她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带他回家。

女人见他不说话,哭着央求他留下。他看着泪眼婆娑的女人,只说了一句话,“给我点时间处理这件事。”然后,女人紧拽着他的手松开了。他上了原配妻子的车,而女人则低泣着站在门口,怀里抱着熟睡的女儿。女人多么希望他能回过头来看她和女儿一眼,这样她就知道他一定还会回来的。可是,他径直上了车,根本没回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