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积累日常细节,厚实草木人生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

生存天平上多了个砝码,心里踏实几许。

草药大多生长在山间旷野,眼睛盯着文字,想象中的画图迎面而来:平坦的原野,金色的柴胡在微风中招摇;溪边山崖上,绿色的山茨菇爬满岩石;田畴里,郁郁葱葱的厚朴森然直立;山地阴湿处,紫色的紫菀如浆;田埂路旁,红色的枸杞娇小可爱;向阳斜坡,白色的栀子俏丽无比……

俗话说:狡兔三窟。现代社会竞争力强,下岗司空见惯,大部分单位是领导说了算。天生不会溜须拍马,无钱献媚,说不定哪天被砸了饭碗。与其颤颤惊惊地活,不如洒脱过日子。趁空隙,收罗了不少旁门左道的书籍,钻研起来。先是学烹饪,从民族菜谱开始,到现代菜谱,流行时尚菜肴,外国西餐大菜……当然得理论与实践结合,首先在家里厨房小打小闹,后来单位有事趁机演练,再到同事家、街坊邻居办红白喜事主动搭手。一位高级职称的人帮衬,别人当然不能小觑,于是便掌勺,慢慢地穿上了白大褂。再后来,干脆到省职工大学进修了一个月,弄来证书,于是堂而皇之地出入庖厨了。去年暑假,有两个单位搞培训,前来请我去掌勺,开价:“五十元每小时怎么样?”

贝多芬创造了音乐神话,第三、第五、第九交响曲震撼人心,可他连做常人的权利都让厄运给剥夺了。为了使残废不被人发现,竟然连知心朋友也不说,避免与人见面。对听不到的如潮掌声,他从不高调,“我的艺术应当使可怜的人得益”,如此而已。

自从选择了“老九”这个行当,便杜绝了一切杂念。但拈到社会上称之为“万金油”的语文,屁股如坐针毡。为了把“万金油”这顶绿帽子从自己头上彻底甩掉,须得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行家知道,突破口得从作文炸开。每次作文讲评,都做记录;严肃考试,作文题目必须研究之;外出学习,定当详细笔记;县级以上比赛,精心指导;刊发了的习作,用做范文,昭引茅塞;长期坚持写下水作,搞文学创作,厚实底蕴;每一次讲座、讲学,细致反思……十余年下来,便有了三百多篇学生习作获奖和刊载,自己也出版了专集。几千个日夜的心血凝聚为花岗石,构筑成了一个小小金字塔,闪烁着荧火虫似的光芒。少年宫写作班成立那天起,自己便有了第二职业——辅导教师。几载奔波,诸多坎坷,苦辣辛酸一大堆,没办法,认命算了!

听音乐也归类于看书?是的,是看大书。

不少同事开玩笑:“手拿两份薪水,还没日没夜劳碌,要钱埋你!”艺不碍身么,这不,又多了一窟。

陆放翁的悲情烛照千年。

独行独坐还独卧,是在下陋习。积累孤独,积累寂寞,积累细节,积累身体,积累生活,这一切积累幻化为一个深潭,滟滟地,水珠喷射,滋润细小草木,厚实普通人生。

医学是科学,来不得思维胡乱跳跃,必须按章办事,一步一个脚印。进入了状态,不由得你不亦步亦趋。要想让大脑无纷扰,须得用内容占领它,科学主持了思维,冲动的潮水慢慢回落,兴奋的波涛变得风平浪静。

这两招小把式,经过长期演练,倒让身体增加了不少内力。近三十年了,不知道药味,更无缘感受打针输液之痛苦。多年来,过冬不穿毛线衣,当然就谈不上领略什么羽绒服、貂皮大衣的风采,被同事称为“四季春”。管它什么绰号,节省了医药费和衣服钱是正经。

潇湘馆卧榻上,病入膏肓的林黛玉吐血不止,手绢红了一张又一张,“宝玉!宝玉!你好……”便浑身冷汗,不做声了,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二更入梦遥!人间情当首推爱情圣洁、纯真,它是人灵魂的支撑,一旦失去了这个支撑,人就变成空壳了。林、贾二人青梅竹马的爱恋随风飘散,这是爱情悲剧的集大成。

清晨,当别人还在梦乡与周公交流时,自己便不得不推开瞌睡虫,掀开暖烘烘被子,迎寒风,接黎明,沐朝阳,吸晨露,用双脚与大地琴弦鸣奏,弹出和谐音符。

尼克松,第一位从大洋彼岸伸手向东方的巨人,退职后没有抱着总统感觉过日子,而是静坐书斋,竭力创作,晚年从事公益事业,养花种草,娱悦性情,生活低调得有些令人咋舌。

周末、节假日,不善于群聊,更无福喝酒的自己,只得去野外寻觅知音。看蓝天,观白云,听流泉鸟鸣,闻风声雨声,嗅森林气息,吸百花芳香,沐自然静谧,浴旭日之温暖,纳天地灵气,望云卷云舒,体会花开花落……

还有一位令人啼笑皆非的大师——歌德,生前从不认为自己有天才,是为了追求爱情,从心底爆发出火山般的激情、用比珠玉更纯洁的心灵喷射爱情诗篇,倾吐对思慕人的祝福与眷恋。一生八次恋爱,甚至顶着被亲友诅咒的尴尬而追求理想中的幸福。每次哑然失笑到此,都是大师的执着将我拖出低调深渊——歌德如此,我何苦想不开呢?

四肢发达了,精神上便滋生了不少自信,因为有了吃饭的本钱,草木般人生有了厚实基础,何事不可为呢?纵然头脑简单亦不沮丧,天在,地在,我也能潇洒走一回,知足了。

红楼的幽深,水泊梁山的硝烟,西天路上的磨难,聊斋背后的狐仙,演绎着幕幕跌宕人生和离合悲欢,致使文学云彩变幻莫测,引领读者用心体味生活世相的苦辣辛酸,

管烟管酒管肉管饭,还有每小时五十元,你还想怎么样?

川端康成的“孤独情结”铸就了其犀利目光,《雪国》、《千鹤》、《睡美人》幻觉美的湮灭刷新了大和民族的美学概念,将岛国文学牵入了世界文学汪洋。

人啊,累得起,苦得起,输得起,就是病不起。草木般小民,日子本来就艰难,如果再来个一痛二病三吃药什么的,一家人粗茶淡饭也别指望过了。普通人,吸红尘,闻分贝,嗅污气,吃渗合着化学元素的食物,喝冒牌饮料,生病、短命概率很高,怎么着,等死?

悲情悯悲情,乃悲情的升华;伤感怜伤感,促使伤感涅槃。心中有了悲伤垫底,一切悲剧原料就能够酝酿、发酵,演变作悲悯的陈年老酒,弥久愈香。情感走进了美丽文字构成的氛围里,灵魂氤氲着哀怨、凄凉,对生活中苦辣辛酸的感悟便能广博、宏大、深邃,长期孕育,人就变得有韧性有厚度,这是没有石头的磨,没有火焰的炼啊!

嘿!看多了,悟深了,还偶然有灵感火花闪烁,意象酝酿了,情感奔涌了,创作冲动了,便提起拙笔,作细雨润物的纸上渗透或者是电脑荧屏上方块字的延伸。艰难的方格爬涉,日积月累的十指灵动,慢慢到达柳暗花明境地。于是乎,相关报刊有了豆腐块,有了低档次的获奖证书,有了公开课、示范课。几度春来几度雨,待到土壤湿透了,汗水的盐渍变成结晶,于是有了几十页、几百页的长文,有了专集,有了较高规格的获奖证书,有了讲座、讲学。

由于少年时代机缘巧合,我与中草药结上了伙伴,书柜里有一层的三分之一属于医药类位置,线装的《本草纲目》、《贵州中草药》、《内科学》、《常见病中医疗法》、《中医教材》、《中草药》……书中大部分有插图,有的还是彩图。翻开书,草药名称、产地、采收方法、加工方法、性状、品质、用途鱼贯而出,顺序清晰,有条不紊,顿时把得意眩晕造成的大脑乱麻理拾得有章有法。

有人一种,天生愚笨,性格孤僻,别说琴棋书画高雅情趣,连上网聊天、玩游戏、砌长城、打牌等都弱智,合群嗑嘴皮也不入围,只得与孤独为伴。工作闲暇,茶余饭后,手捏卷册秩书,上和古老对话:诗经的淳朴灵气,先秦散文的犀利纵横,汉赋的铺陈与大开大阖,唐诗的深邃与浪漫,宋词的清丽与婉约,元曲的细腻与缠绵,明清小说的深刻与通俗。下与今人会晤:现当代散文、小说、新诗、网语。外游世界经典:去古希腊奥林匹斯山上与诸神交游,月下拉着阿弗洛忒特叙说情话;走进《神曲》目历地狱的恐怖炼狱的煎熬,升入天堂受圣母玛丽娅点化;人文主义教化大脑开放性灵,重塑率真自我;古典文学使心灵充满不拘的个性基因,丹田铺陈异域色彩;浪漫主义大师作品点染神奇想象,大胆夸张与魔幻般描绘使灵感张扬;后现代主义让眼睛五光十色,走入艺术至境,将我等目光牵进世界文学汪洋,去领略澎湃浩渺的经典风光。入迷了,忘情了,目酣神醉,废寝忘食。渐渐地形成了秉烛夜游习惯。每当夜深人静,打开书页,心与眼游,漫步于字里行间,心与灵通,忘记了红尘俗杂。赏心悦目处,书中那跨越时空的艺术魅力如磁力绵绵,牢牢吸引着渴求眼睛,方块字喷射出股股澎湃激情,让肌肉热血沸腾,心波激荡。不经意间,读者心灵与文本内核发生碰撞,震荡出星星火花,自己仿佛感觉到了书中那凸现的灵魂。心智穿越时空,走入意境,感到的是阵阵灵魂觉醒与惊喜,这种觉醒与惊喜是借助文字符号构筑的精神家园,是人生必不可少的形而上提升。

由于少年时代的阴差阳错,我对伟人、名人产生了好奇,而且历久弥深。做人低调时,信手从书架上抽来“传记”,走进其内心,让自己失衡的灵魂寻找几个支点,才不至于掉入沮丧的泥潭。

熟悉人戏谑在下是属虎的,崇尚单独。在娱乐圈,在下属于低智商;休闲时刻,没福气消受。认栽了。寂寞经常光顾,但空虚无隙插入;痛苦忧郁伴随,但决不无聊失落。自己的日子看得见,心脏脉膊的跳荡摸得着。累了,困了,静静地坐下,嗅嗅来路上花香,好温馨!独行时,脚步别居一格;独说时,语言洒脱而自由;独奔时,头发显示风的流向!

安静,让我的想象奔驰;幽静,使我的联想腾跃;寂静,促使大脑思维天马行空。我抓住了文学的梦!

太多的人,以职业为饭碗,吃饱就行,于是眼睛瞅着饭碗,盯着米袋子,看着菜篮子,将自己变作小菜农夫,豆腐女郎,让富裕时间走过茫然眼神,亦或是流失在垒麻将桌的双手上,亦或是滑过群聊嘴角和匆匆无奈喟叹中……

夹岸芳草鲜美,碧波上荡满关睢鸟的“诗经”河流上,伊人在水一方,君子琴瑟友之,梦寐思服,自由人性灵动的情愫叩响着心扉,让爱情话题永远鲜活、立体、斑斓。

草木般芸芸众生,要想不让生活单调,进而使日子染上些许绿色,须得积累日常细节,增添砝码重量,加浓如茶人生颜色。

年到不感,我当然有法子——阅读医学书籍,听音乐。

蓦然回首,身后留下一串串脚印,汗水路上,芳草萋萋!

每当是祸躲不过时,便坐下来看悲剧。

积累身体就是积累日子,积累人生。

工作劳累低调,生活平淡低调,情感无依低调,人生坎坷低调,低调好啊!没有鲜花开放,也就看不见凋谢的伤感;无缘掌声捧场,也就避免了失落缠绕;淡不上飞升,也就不担心摔倒;没有得也就没有失。不要大富,不要大贵,让风儿轻轻吹,草儿柔柔招,水儿缓缓流,船儿慢慢摇,平平淡淡,真心真意,地老天荒。

鲁迅先生云:“无聊才看书”,此话有理。无论什么人,都有无聊寂寞、心神苍白之际,此时看专业书,进入兴趣至境是不能奢望的,只阅读些生活类、战争类、武侠类闲书,以娱闲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