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短篇小说:懵懵懂懂的青春

摘要:
他家的后门就对着她家的大门口,只是隔了个三米宽的水泥路的人行过道,他是独生子,所以他的家人都很疼惜他。她是家里的老大,因为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比她小了五岁,她喜欢听她弟弟甜甜地叫她姐姐,可是一看到爸

第二天兰在宿舍阿姨打开门的第一时间赶到操场,发现没有人,心想是不是时间过了,就到教室看了一眼,没发现涵的身影就又一次回到了操场.这次看到涵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当时天还没亮,还能看见月亮,俩个人就围着操场不说话的转了一圈.

他家的后门就对着她家的大门口,只是隔了个三米宽的水泥路的人行过道,

男生说”你把眼睛闭起来送你件礼物.”女生假装问了一下”是什么?”,然后假装把手伸出来闭上眼睛.毫无例外的一个吻落到了女生的嘴角.因为天冷的关系,那个吻凉凉的,却很柔软.就这样男生和女生就在一起了.

他是独生子,所以他的家人都很疼惜他。

高中时期的爱情总是那么相似,会时时刻刻堤防班主任的发现,每天进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下对方在不在,换位置的时候计算着两个人之间距离多远……

她是家里的老大,因为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比她小了五岁,她喜欢听她弟弟甜甜地叫她姐姐,可是一看到爸妈对弟弟的爱超过了她,她就生气,爱吃弟弟的醋。

时间久了,兰知道了他经常不在教室的原因。涵的爸爸妈妈都在上海经商,从小跟弟弟在奶奶家长大,跟爸妈一年见不了几次面。涵从小不会主动提出过多的要求,小时候妈妈为数不多的几次带他和弟弟逛街时,弟弟总会要这要那,妈妈问涵想要什么时,他就只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兰听到这问为什么是“咕噜咕噜”的声音。他说自己也不知道。爸妈会不定时的给他们打钱,还给他们配了手机。班主任知道涵在学校里带手机的事,但没有阻止。涵说班主任跟爸爸见过面,说了一句话“你们这样只知道自己在外面赚钱,小孩也不管,他变坏了也不是他的错。”渐渐的涵就喜欢自己独处,加上男同学一般都不跟他一起,就经常自己按自己想法行动。

她的房间在二楼,他的房间也在二楼,而且窗户就这么面对面,一眼就可以望见对方,隔着两扇的窗户他们一起写作业,看谁写的快。有时候晚上还要看一下对方的房间熄灭了没有,没有熄灭的话,那么对方谁也不肯熄灭,因为对方都想着在大人的眼里,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孩子,很认真看书的孩子,可每次都是他先熄灯的。因为他不想她跟他比时间而看书看的太晚了。

涵说自己虽然经常跑到一个人的地方去,但其实很怕自己一个人,说自己是必须有人陪在身边的那种人,而对兰越来越有感觉后,就希望兰能成为那个一直陪着自己的人.

他老是喜欢折飞机,一张张纸飞机都很成功地飞入她打开的窗户而飞了进去,每次她看到纸飞机她都跑了过来,趴在窗户口跟他玩飞纸飞机,白色的纸飞机在两窗口中飞来飞去,承载着他的愿望,他的希望,想要跟她一起实现,只是现在暂时就让纸飞机成为他的一个秘密。

兰感受到了这个男孩对自己的依赖,刚开始周末大休的时候会很晚回家,她跟父母说在学校写作业效率比较高,其实是俩人到学校外的地方散步聊天,挨到不得不回家时才回去.时间久了,兰有时会直接跟父母说大休不回家了,在学校学习,这样两个人就有整整两天的时间可以独处,包括晚上……

他比她大两岁,所以读书时他总是比她多两级,她四年级的时候,他六年级,她初一的时候,他已经是初三的学生会长了。

时间在紧张的学习和日渐浓厚的感情中慢慢流失.兰越发的喜欢这个思想比自己成熟,会规划他们的未来,有时给她讲大道理的男生.在那段时间里他们谈到一起去的大学,想工作的城市,甚至会开玩笑的想象孩子的名字。

说实话,进入初中,她才知道初中跟小学有多么不一样。

明明自己也还是孩子,但很多高中生情侣似乎坚信能走到最后。

高年级里的学长的很高也很好看,也感觉到了自己就像皱巴巴还在等待长高的孩子。

虽然也经常吵架,但毕竟因为学习占了大多数的时间,所以俩人的感情没有太大的问题,安稳到同学们都以为这两个人会一直在一起。可长时间的安稳总得付出些代价。

学校离家里很远,所以她住在了学校里面,一个星期回家一次。第一次她是那么地想念爸妈,想念的要哭泣。

还好,他找到了躲在树下的她,他就像个哥哥一样为她擦掉眼泪,关心着她。

最后每一次她都跟他走在一起,无论课间,还是吃饭,回寝室,他都会提前等着她,曾经她的爸妈很拜托他要多照顾她一下,他想这点他还是做的到的。

他的那些铁哥们搭上他的肩贼贼地问他是不是喜欢上了初一的她。那时他假装狠狠地揍了拳给他那些哥们,说她是他妹妹。然后他哥们玩笑说是邻家的妹妹吧!

他不说话。

全校都知道她是他妹妹,所以因为他的关系,没人敢动她,他在全校可以说是混的不错,只要招招手,立马一帮兄弟哥们挺了过来。但是他的青春期很叛逆,动不动就是打架还群打,有时候还打到外面去了,这些都差点没让他退学了,请了几次家长过来都没用,还好他的成绩真的很不错,打架并没有影响他的学习。她的书包里每天都有擦伤药,那都是她为他准备的,每次打架之后,她什么也不说,静静地和他坐在草坪上替他擦药,动作很是轻盈,生怕碰疼了他,每次疼的时候他也要学着大人的所谓男子汉不喊疼。

有一次闹得很凶,都动上了刀,然后学校发现就各个送上警察局里,学校把他爸妈请了过来,第一次她看到他跪了下来,跪在他爸妈的面前请求他们的原谅。

一切恢复平静,经过那件事,他变乖了很多了,对她也依旧,她没什么朋友,陪着她的基本上是他。

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甚至追问到她这里来了,各个都来向她打探他喜欢什么,然后她就告诉,她们问什么,她都很老实地回答,更离谱的是有几个还把当她三岁小孩说只要叫谁一声嫂子,那个人就带她去买好吃的。

最后,没有一个女生敢来招惹她了,因为都被他吓跑了,说真的他长得很看,也很高,他不喜欢穿校服,可每次还是穿了,那是因为她说他穿校服的样子很好看。

记得她第一次被同班男生告白时,那个男生把全班同学轰出教室,徒留她和那个男生在里面,男生霸道地样子不让她走出去,却把她吓住了,吓得叫出了他的名字。刚好,他走去她教室,看到她的同学们都在教室门口探着,本来好奇,可听到她的声音,他惊地冲了过去,一脚踢开教室门,惊愕了周围的同学目瞪口呆。

此后没人敢向她表白了。

好像每个人都很喜欢雪,她喜欢雪,因为觉得雪的场景很唯美。但她讨厌寒冷,一到冬天她就把自己包的个粽子似的,更可恶的是在学校里还要天天洗冷水,可怜她的小手起冻疮了。

他知道,他跑去药店给她药,每天早上比别人还要早起去饭堂里那些厨房里弄点热水过来给她,她的生活费没了,即便他没有,借也要给她借过来。

元旦,学校搞晚会,她参加了跳舞。那天晚上,他坐在台下看着舞台上她,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化妆的她,很漂亮。只是很可惜并没有得奖,可她还是在他那得到一份免费的午餐。

那年的冬天没有如她所愿,并没有下雪,而她也习惯了他对她的一切。

他中考了,比她提前半个月结束了初中的学业。那天他的班级照着毕业照,她看到他笑的很开心。

听说他的那一届在学校最后一天时,那些书籍满天飞,欢喜贺祝毕业。

那天,她看着他离开了学校。他不知道她坐在窗口上的位置,有一处地方是她专门留给他的。

暑假,他跑去打暑假工,他的通知书下来了,考上了重点高中,他的家人为他高兴,她站在窗户口听到了他家里的喜悦声,她也替他高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